首页 >> 文化 >> 人物访谈
中俄文化的相遇与相互理解 ——对话俄罗斯著名汉学家卢基扬诺夫
2017年01月05日 08:0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亚丁 字号

内容摘要:俄罗斯与中国文化最早的接触要归功于俄罗斯早期汉学家的活动。

关键词:中国文化;著名汉学家;汉学家;诺夫;托尔斯泰

作者简介:

    中俄文化的相遇与相互理解

 
    ——对话俄罗斯著名汉学家卢基扬诺夫
 

  2013年3月,习近平主席访问俄罗斯,在他与汉学家和学汉语的学生见面时,卢基扬诺夫教授畅谈对中国古代哲学的见解,并向习主席介绍了俄罗斯汉学界撰写的6卷本《中国精神文化大典》。据新华社报道:“习近平主席听了卢基扬诺夫教授发言后赞许地说,卢基扬诺夫先生刚才对四书五经的诠释非常精到。前几年,俄罗斯科学院出版了6卷本《中国精神文化大典》,全面诠释了中国5000多年博大精深的文化,集中体现了俄罗斯汉学研究的成果。……习近平主席说:‘你们对中国文化的弘扬、对中俄文化交流的贡献功不可没,我向你们表示崇高敬意。’”

  2007年2月,笔者在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所主办的汉学会议上认识了卢基扬诺夫,我们建立了工作关系和个人友谊。在有关方面的支持下,我们团队正在翻译《中国精神文化大典》,我们共同倡议并建立了四川大学俄罗斯科学院远东所中俄文化研究中心,这使我们的合作更加紧密。受《中国社会科学报》之托,最近,笔者就中俄文化交流等问题与卢基扬诺夫进行了一次对话。

  安·叶·卢基扬诺夫,俄罗斯著名汉学家,1948年生,1975年毕业于莫斯科大学哲学系,1978年获得副博士学位,1991年获哲学博士学位,现为俄罗斯科学院远东所首席研究员、东亚文明比较研究中心主任,同时担任俄中友协副主席、国际儒学联合会副会长、中国四川大学当代俄罗斯研究中心学术委员。

  卢基扬诺夫系俄罗斯汉学巨著《中国精神文化大典》副主编,他本人曾翻译了《道德经》《论语》《诗经》等中国典籍,并著有《中国古代哲学发生学》(1978)、《道和德:早期道家的哲学》(1991)、《老子和孔子:哲学之道》(2001)、《中国古代哲学讲座》(2012)等多种研究中国哲学的著作,曾荣获俄罗斯国家奖、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

  俄中文化联系的关键节点

  刘亚丁:尊敬的安纳托里·叶甫盖尼耶维奇,您认为,俄罗斯与中国文化联系开始于什么时候,如何划分其阶段?

  卢基扬诺夫:尊敬的刘亚丁先生,我以四个阶段来回答俄中文化联系这一问题:第一阶段,接触中国文化;第二阶段,推动俄中文化相遇;第三阶段,中国文化进入俄罗斯精神领域;第四阶段,俄中文化互渗互解。

  刘亚丁:那么第一个阶段有什么重要人物?

  卢基扬诺夫:俄罗斯与中国文化最早的接触要归功于俄罗斯早期汉学家的活动。А.列昂节耶夫的书塑造了得到睿智、仁慈治理的中国形象。《三字经》《大学》《中庸》最早的俄译本出自他的手笔。

  刘亚丁:2006年11月,我在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所圣彼得堡分所找到了列昂节耶夫的译作——由帝国科学院1780年出版的《四书经,中国哲学家孔子第一书》,其中有《大学》和《中庸》,发黄的纸似乎还散发着墨香。列昂节耶夫是俄罗斯东正教驻北京使团的早期成员。

  卢基扬诺夫:俄罗斯东正教驻北京使团在介绍中国文化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它不仅布道,也进行学术研究。毫无疑问,Н.彼丘林在其中发挥了特殊作用。他以对中国古代哲学、历史著作和文学作品的翻译,奠定了研究中国学术的基础。19世纪形成了俄罗斯富有民族特色的中国学学派,这首先应归功于В.瓦西里耶夫。他提炼了研究中国文本和注释的新的方法,并在其题为《中国文学发展史纲》的教学大纲中概括了中国文学发展的总方向。其学生格奥尔基耶夫斯基,则以自己厚重的著作终结了黑格尔和康德所谓的“中国历史性的僵化”的欧洲中心主义的观点。杰出的汉学家柏百福以《论语》《孟子》的俄译本,丰富了俄罗斯汉学的宝库。

  刘亚丁:那么第二阶段呢?

  卢基扬诺夫:俄中文化接触的下一步是由普希金迈出的。普希金是杰出的汉学家彼丘林的朋友,正是彼丘林向普希金开启了天朝之国的精神世界。众所周知,他在《奥涅金》的手稿中提到了孔夫子,对君子性格作了描述:谨防迷误,不要急于责备,要尊重青年。其实这就是孔子所说的“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普希金极有可能通过彼丘林接触到了《论语》。

  普希金体现了俄罗斯文化之“言”,孔子则体现了中国文化之“道”。普希金本来是有机会与孔子、老子、庄子、孟子等的天才智慧相遇的。他曾上书沙皇,表达希望访问中国的愿望。遗憾的是,他遭到了坚决拒绝。俄罗斯文化之“言”同中国文化之“道”的相遇,未能实现。正因为如此,我才说,普希金具有精神上的动力,具有与中国文化相遇并建立联系的愿望。

  刘亚丁:那么是谁推动了中俄文化的相遇呢?

  卢基扬诺夫:两大文化的相遇,在我所说的第三阶段终归实现了。19世纪末,俄罗斯的另一位天才列夫·托尔斯泰迈出了新的一步。托尔斯泰是俄罗斯精神的体现者。

  急剧变化时代的精神危机让托尔斯泰焦虑不安,他为了拯救人类而遍访孔子、老子、墨子和佛陀的学说。普希金在诗歌的语言中将俄罗斯之“言”的本愿形象化;托尔斯泰则以基本的道德范畴来表达自己的学说。他直截了当地说,在每个人心中都预存着爱愿、善心、真理、必行、智慧。这正是作为精神原型的“五常”。托尔斯泰在道家和儒家中体认出了这些,他的爱愿就是仁,他的善心就是德,他的真理就是信,他的必行就是礼,他的智慧就是知。更进一步说,在托尔斯泰的学说中实现了“言”和“道”的融合:让人民回归自然、无为、不争,而且要修身、向学、兼爱。

  托尔斯泰将中国“道”文化的5000年历史之流引入俄罗斯精神之域。“道”体现为俄罗斯之“言”。这产生了肉眼不能目睹的效果:“道”的文化与“言”的文化第一次产生了融合。于是,俄罗斯之“言”获得了“道”不可遏制的强力。托尔斯泰还进一步将中俄的“道”和“言”引入全人类的宽阔世界。托尔斯泰完成了俄罗斯智者和思想家的功绩:向人类开启了中国不朽的“道”的全球性的价值,而中国之“道”则为俄罗斯文化之“言”的复兴提供了保障。只是在今天我们才意识到,托尔斯泰发现并向我们指出了什么样的“言”的复兴之路。我想指出,与此相联系,国际儒学联合会会长滕文生和远东所所长季塔连科院士在2015年签署了题为“中俄文化融合:孔子、老子和托尔斯泰”项目的长期合同。

  刘亚丁:在《孔子形象在俄罗斯文化中的流变》这篇文章中,我分析了托尔斯泰对《老子》的解读(托翁对孔子和老子都非常喜爱)。我发现,这与托翁在《安娜·卡列尼娜》中描写的列文的“顿悟”,具有词语和精神的相似性。写列文的顿悟他用了这样的句子——“для души живет”,他描写老子学说则用“жить для духа”,说的都是要弃肉体、存精神。19世纪80年代以后,托翁在中国哲学中找到了自己精神觉醒的最重要的“旁证”。那么,中俄文化的互融和互解是如何发生的呢?

  卢基扬诺夫:在俄罗斯和中国的现实中可以更详尽地、更长久地找寻俄中文化的互融和互解。我所指的当然不是“文化交往”,而是文化的互相理解。象征俄中文化联系第四阶段的一个意义重大的活动,对我们理解这一点会大有帮助。

  2013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实现了他担任这个崇高职务后的第一次出访。这次访问在俄罗斯引起了热烈的反响。在与普京总统会谈时,习近平主席表示希望会见俄罗斯汉学家。

  我有幸参加了这次会见。几乎所有的汉学家都发了言,然后习近平主席讲了话。我想用以下的一句话来概括习主席的讲话:“文化交流是民心工程、未来工程,潜移默化、润物无声。”接下来就更出人意外、更让人惊叹了。习近平展示了他对俄罗斯文学和文化的深刻见解。他对俄罗斯作家一一道来:普希金、莱蒙托夫、果戈理、屠格涅夫、车尔尼雪夫斯基、托尔斯泰、高尔基、法捷耶夫、肖洛霍夫……所有这一切,都是带着对这些作品和对俄罗斯文化的微妙之处的深刻理解说出来的,是带着它们对中国人的意识的影响和触动说出来的。

  在与俄罗斯文化的比较中,他谈到了中国哲学典籍和现代文化,提到了中国和俄罗斯精神世界的一些重要的范畴和象征。习近平概括的范畴中有“仁”这样的范畴,此外还高度评价俄罗斯汉学家撰写的《中国精神文化大典》。谈话的内容不能一一列举,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俄中文化的互相接触和互相理解的过程已经展开,未来具有广阔的前景。想想吧,这是谁说的,恰恰是习近平,这位历经生活磨难、具有良好教育背景和追求人格完善的人说的!他也像普通人一样,体察到了文化的联系。

  也许有人会想,我是在讨好中国领导人。完全不是!我记得孔子谈论精神共振的不朽名言:“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者矣。”在习近平主席访俄和他与普京总统会见三年后,我们看到俄中文化交流发展到了何等巨大的规模!从习近平的讲话中我感受到了以下五种精神:孔子的“仁者仁也”;孔子的“好学近乎知……知所以修身”;曾子的“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孔子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孟子的“夫君子所过者化,所存者神”。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静)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W020170105294018110023_副本.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