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人物访谈
记暨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陈志平
2017年01月06日 09: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永杰 字号

内容摘要:“传承中国文化,书法是绝佳的载体和切入点。”暨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陈志平长期致力于中国书法史研究和古典文献研究。

关键词:暨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书法;研究

作者简介:

    书法史研究是一座“富矿”

 
     ——记暨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陈志平
 

  “传承中国文化,书法是绝佳的载体和切入点。”暨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陈志平长期致力于中国书法史研究和古典文献研究。在他看来,书法不仅能够陶冶情操,提高人文素养,更重要的是书法是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

  “学问深时意气平”

  从时下的专业角度来讲,书法史研究应该算是一个冷门。不过,在陈志平看来,书法史研究的空间十分广阔。“因为文史哲研究者大多不会关注书法,而我们研究书法史必须关注文史哲,交叉和比较研究成为可能。”他告诉记者,书法和各种文史学科均有联系,“我选择书法与文学的关系作为研究的出发点,事实证明,这个选题是一座‘富矿’”。

  从学术史的角度看,研究书法与文学的关系,离不开北宋,因为这是一个诗文书画一体化的时代。黄庭坚是北宋乃至中国文化史上一个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他以一人之身贯穿理学、禅学、诗学、书学、画学等各个领域,成为研究北宋诗文书画一体化的典型个案和绝佳的切入点。不过,陈志平表示,越是“百科全书式的人物”,其研究的难度也越大。

  “如果说我在多年的学术研究过程中取得了什么成就的话,我觉得就是慢慢让自己变得宁静和平和起来。”陈志平表示,古人讲“学问深时意气平”,这是他毕生努力的方向。面对社会上不绝于耳的“文科无用论”,陈志平认为,文史哲的研究成果是无用之用,其真正实用之处,应该是着眼于世道人心的,尤其是要让自己的心灵和人格高尚起来。“所谓经世致用主要是成全自己,先是向内的格致诚正,然后才是向外的修齐治平。”他说。

  个案研究与文献整理相结合

  “我的书法史研究是从做书法家年谱开始的,重视资料、善于查找和辨析资料成为我学术训练的第一课,也是我一以贯之的从事书法研究的重要法宝。”陈志平介绍自己的学术研究主要是围绕书法家个案研究和书学文献整理展开。

  就书法史研究而言,陈志平倾向于从个案入手,以人物研究为中心,重视传记和年谱编写,在做好外围资料工作的同时,采取“知人论世”的方式进行阐释。“我选取的个案都具有多重文化身份,如黄庭坚同时是文学家,陈献章同时是哲学家,这些个案为我进行跨学科的书法研究提供了很好的切入点。”以黄庭坚研究为例,他以贯通黄庭坚诗学、禅学和书学的方式,试图立体地揭示黄庭坚对于书法的思考所达到的理论高度和学术深度,借此实现书法与其他学术门类研究成果的互相借鉴与对话。

  在关注学科建设的同时,基础书学文献的整理也是陈志平着力的重点。据他介绍,北宋朱长文编撰的《墨池编》是继唐代张彦远《法书要录》《墨薮》之后的一部书论丛辑。“目前我正在对《墨池编》进行全面的文献整理,力图对宋代以前书学文献的脉络源流有个清楚的认识,从目前的进展来看,有望在这一领域取得重大突破。”

  书法研究不能忘了传统

  “读书不只是用脑,还需要眼观、耳听、口诵、手抄等方式,特别是手抄最易被忽视。”陈志平认为书法研究必须要坚持阅读,与其他学科不同的是书法研究还要坚持“手抄”。他表示,临帖也是一种“阅读”方式,鲁迅先生当年曾经手抄古碑,其受益之处众所周知。

  对于陈志平而言,读书不仅在于获取知识,还在于能够从“书”中得到某种观赏性的愉悦。书法作品的“书”尤其如此,如阅读《兰亭序》,真迹本和铅字本观感有霄壤之隔。“书法学习者经常能获得这种愉悦,手临真迹如亲见古人,信息的传递如铜铁传导,而阅读铅字,则无异于身置空中,欲瞬息凉热,其可得乎?”

  谈起学术研究心得,陈志平认为研读文献是至关重要的一环,而“史源学”则是制胜法宝。“我庆幸自己选择了一条学术与艺术相结合的道路,这使我感性的生命有所依托,不至于在技术理想片面发展的时代迷失方向。”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静)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