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遗产
城乡演进中的遗产与创造 寓旧于新 与古为新
2018年05月02日 11:19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常青 字号
关键词:城乡演进;遗产与创造;保护;乡村振兴

内容摘要:“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李白用简简单单的两句话道出了人类对时间的感受来自世代的交替与变迁,所谓“后顾多远,方能前瞻多远”,建筑正是这样一类可以让我们回溯古今的遗产。

关键词:城乡演进;遗产与创造;保护;乡村振兴

作者简介:

  原标题:城乡演进中的遗产与创造

  寓旧于新 与古为新(文明之声)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李白用简简单单的两句话道出了人类对时间的感受来自世代的交替与变迁,所谓“后顾多远,方能前瞻多远”,建筑正是这样一类可以让我们回溯古今的遗产。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经常使用的“建成遗产”(built heritage)一词,泛指以建造方式形成的建筑、城市和景观等文化遗产,代表着国家和地方历史身份的载体,乡愁和文化记忆的源泉。建成遗产的集群性和延展性概念是“历史环境”(history environment),从历史城镇,到历史文化街区,再到乡村传统村落等,几乎均属其列。这两个概念直接面对“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要到哪里去?”的身份认同命题,并涉及中西的古今观。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这包括对遗产与创造关系的战略性指导。而历史环境在演进中,确实需要汲取建成遗产精髓,以融入今天的创造和未来的复兴。事实上,建筑学这门古老学科与遗产和创造均密切相关,可看作一枚硬币的两面,一面是“遗产”,涉及保护与传承;一面是“设计”,重在转化与创新。

  古今观决定不同的保护意识

  西方古代把往昔和现世看成循环往复的事体,因为陈陈相因的习惯性模糊了变化的印记,消弭了事物在新旧、兴废和死活之间的界限。不像如今新旧更替的天经地义,古人只把新当作永恒的更始,因而西方古代鲜有保存古迹的主流意识。中国自古也有类似的古今观,如历代王朝的建元传统,就是以统治纪年附会“天道”的更始。然而辉煌世事比之自然天道短暂而渺小,所以杜牧感叹“六朝文物草连空,天淡云闲今古同”。因此,古人缺乏保存古迹的主流意识,首先是由这种古今观决定的。

  那么,如何才能超越这种时空观的局限?唐朝的司空图在《二十四诗品·纤秾》中已回答了这个问题:“乘之愈往,识之愈真。如将不尽,与古为新”,意思是对美好事物只有古今共生方能永生。到如今,在我们这个技术和文化飞速演化的时代,凡事方兴即废,过往陌若他乡,所以英国著名学者大卫·罗温塔尔认为,在对快速的失去和变化惶恐不安的社会氛围中,唯有紧紧地抓住稳定的遗产,方能保住应对的定力。但是归根结底,在从传统走向现代的历程中,人类对遗产的认知,与对自己身份的认同密切相关。

  实际上,人类真正把现代与往昔区分开来,应肇始于18世纪西方的启蒙运动。除了法国大革命时期对古迹的非理性破坏,以19世纪“奥斯曼计划”对巴黎城大规模的拆除重建为标志,欧洲的旧城改造运动,均是在寻求万事合理的现代性观念影响下展开的。即:除了代表国家历史身份的少量文物古迹,绝大部分不合今用的故旧建筑就该被替代或改造。但物极必反,这些激进的大拆大建也引发了“价值理性”的觉醒,保护意识随之萌生,保护法规接踵而至。因此对古迹的保护,实为反思现代性的结果。

  百年之后, 中国也再现了这一进程,特别是近30年来,各地大规模的城市化和城乡改造浪潮,成就空前。在拥抱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同时,一些本该保留的故旧建筑及历史风貌也逐渐消失了。不过,保护遗产的观念已日益为中国社会各阶层渐行接受,保护清单不断扩充,保护价值持续追加,也引发了遗产与创造、保护和发展的矛盾冲突,成为城市进程中全社会关注的一个焦点。那么,如何从这些矛盾冲突中重新认识建成遗产的价值和作用?探求创造性的再生之道及活化方式?这已成为21世纪历史城市演进的新议程。

作者简介

姓名:常青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耿鑫)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